20170713 香港幸運的一代人

香港幸運的一代人

近這三、五年來,我開始感到生活在香港我們這一代人,幾乎是有人類歷史 以來,是最幸運的一代。支持我看法有下述的理由:

一、 自戰後的 70 多年間,戰爭的慘痛或政治的動盪,我們從未有嚐過,其 間香港亦從沒有發生過重大的社會或經濟危機,導致生活與生命受到嚴 重威脅。反之,機遇卻往往有意無意間到臨,使香港絕處逢生,生機處 處。

二、 戰後數十年來,在發達先進的國際領域中大致都在一個昇平的狀態,社 會與經濟整體朝一個上升的軌跡,人人分享到進步的成果,香港自然不 會是例外。(其他第三世界、非洲、中東、中亞,甚至是東歐等某些國 家的慘況,不提也罷。)

三、 我們正生長於人類歷史發展與轉化的關鍵時段。五、六○年代舊 的充滿純善氣氛的傳統社會,我們也算有機會經歷過;七、八○年代 間,國際社會風雲際會,生活每一個層面都起了急劇的變化,我們都 適應過來。千禧年過後,高科技以至是資訊智能社會的到臨,人類似 乎剛開始了一個屬於未來的世界,社會定然引起史無前例天翻地覆的 轉變;如無特別事故,我們應也能看到這人類科技史的一次革命性的 騰昇。這一切只發生在五、六十年間,我們正身在其中,目睹、見證, 甚至參與了這個歷程,也分享了內裏的成果。

四、 我們這一代生於五、六○年代之人士,人數約有五、六十萬吧。尤其是 有幸受過一定程度教育的一群,我們可說是學貫中西,對中國傳統文化 歷史,或對西方意識價值、科技文明,都有一定的涉獵,成為不同文化 板塊間的一道橋樑,我們攜帶著兩道厚重而差異卻極大的中西文化於一 身。這在世上不是很多人有這個機遇的。

五、 因這五、六十年間世界變化之大,橫跨之廣闊,建設之豐盛,我們這代 人的閱歷與識見,令我們承載著非比尋常的知識與經驗,既可駁古通今, 亦可中西融匯,成為難得的有能力識見之人,跳離籠中鳥、井底蛙之云 云眾生。

六、 香港也是個國際社會,無論是因工作或其他事務,很多人生活上時常需 要「週遊烈國」,世界視野廣闊。這與很多國家而言,實難與香港的機 遇與自由度相比。

以上談的都是我們一代的普遍遭遇,大致是幸福和正面的。未來的社會因種 種制約,生活一定會大不如前,只會變得更艱辛。但我們這一代人,一則已 積累了相對充裕的財富,大都不需為生計而擔憂;二則當最困難的時刻真的 到臨前,我們大多都已老去身故,不用看那爛攤子了。這還不算是幸運?這 種幸運也不需家財萬千,擁有不過不失的生活,已是萬人之上了。

到了這個境界階段,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呢?於我而言,我有一份萌自內心 的感恩之心。這一切均不是因為我們有過人之處,只是我們遇上難得的幸運, 生於一個充滿機會的福地。亦因此,我需要做的,除了將自己擁有的經驗、 知識和資源承傳下去,用切實的方式回饋給社會,其他更有意義的工作,我 也想不到了。

如果我們還是只顧吃喝玩樂,盡情去享受生命,這會是對不起大多數沒有像 我們這麼幸運的人,及我們的社會。我們有責任也有能力,使人類使社會變 得更有意義的。

 

王煒文 20170713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