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0825 多年長江遊歷勾起的感懷

以下是我看完我的一位同事有關其多年長江遊歷的文章後,引起了我的一點 思緒,感懷地也寫了個回應。

多年長江遊歷勾起的感懷

看過你寫過去 30 多年多次長江遊的文章,文筆道出你細緻的經歷與感受。 年青小夥子缺乏那歲月的見證,是寫不出這些觀察和心得的。佩服。

我的經歷與你的也很近似。我第一次過三峽也是 1983 年,從重慶出發,經 涪陵、豐都、忠縣、萬縣、奉節、白帝城等縣市 ….,才開始進入三峽。之後 再經宜昌,入江漢大平原,最後在武漢下船。

那時還未聽聞興建三峽大壩的消息。當年我自重慶沿長江而下,遊的時間是 十月,屬低水位的月份,途中所見的縣市,長冮都在縣市下數十米之處。每 到一停靠點,渡輪都會停下最少三數小時,主要是卸下或裝上貨物。當年這 些縣市對外的物資及人流交通,主要還是依靠這些渡輪。最後一個傍晚,船 會在奉節停一個晚上,待天明才進入凶險水急的峽區。

每到要停靠的縣市,只見數以十計的挑夫排著隊,形成一條人鏈似的將船上 卸下的貨物挑上二、三百級的石梯,挑運到市內。當地生活之艱辛,可想而 見。當時我在涪陵、萬縣及奉節,均有下船一遊。那時這些縣市仍保持一份 頗原始樸素的人情風貌。沿級而上的街道、簡陋的建築、吊腳樓、地道的食 品,叫人難忘。現在,這些都成為歷史陳跡了。Everything becomes a lost heritage.

三峽的氣勢真也懾人,尤其是瞿塘峡與巫峽一段。三峽全長約 130 公里,每 次遊經三峽,我都會坐在甲板上貪婪地觀賞兩岸的風光。沿峽而下,既有壯 闊的灘面亦有高懸的危崖峭壁,叫我怎能錯過這些近乎絕世的景色。通常渡 輪會在早上 9 時許開始進入瞿塘峽,在整個三峽區內會停留一或兩個小鎮作 點客貨上落,到下午 3、4 時過葛州壩,傍晚到宜昌。

稍停宜昌後渡輪繼續開出,進入江漢大平原。到了這里,才知道中國土地的 廣闊。渡輪在這段長江行了大半天,看到的也只是碧綠連綿,如一個大漢子 高度的蘆葦灘岸,間中夾雜一些稻田,如此至第二天的中午,才到達武漢。

之後在 1990、94、96 還去了三峽多次,也對三峽大壩做了點粗略的工程考 察。之後隔了 20 年,到 2016 年才重訪,看的也只是完工後的大壩。所以, 水平面提升後的三峽,我還是沒有看過的,有點可惜。 武漢我去了四次。第一、二次去都是粗枝大葉的,當時我還未有將中國城市 納入我的研究工作去,所以印象只是模模糊糊罷了。但 2014 年那次到訪, 是以進行城市研究為目的,一人在三鎮市內行了五天,對武漢的認識便深了。 在我的觀察中,武漢是繼上海後,是全中國殖民建築最多的開放口岸,其租 界土地分明,面積也不小。我認為天津也只是排行第三位而已。

回想這都是 30 多年前後的事了,往事有點如煙,當年有些同行的好友現今 也已離去,中國也起了天翻地覆的改變。也謝謝薛老師,勾起了我一段風光 綺麗甜美的回憶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