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0825 多年長江遊歷勾起的感懷

以下是我看完我的一位同事有關其多年長江遊歷的文章後,引起了我的一點 思緒,感懷地也寫了個回應。 多年長江遊歷勾起的感懷 看過你寫過去 30 多年多次長江遊的文章,文筆道出你細緻的經歷與感受。 年青小夥子缺乏那歲月的見證,是寫不出這些觀察和心得的。佩服。 我的經歷與你的也很近似。我第一次過三峽也是 1983 年,從重慶出發,經 涪陵、豐都、忠縣、萬縣、奉節、白帝城等縣市 ….,才開始進入三峽。之後 再經宜昌,入江漢大平原,最後在武漢下船。 那時還未聽聞興建三峽大壩的消息。當年我自重慶沿長江而下,遊的時間是 十月,屬低水位的月份,途中所見的縣市,長冮都在縣市下數十米之處。每 到一停靠點,渡輪都會停下最少三數小時,主要是卸下或裝上貨物。當年這 些縣市對外的物資及人流交通,主要還是依靠這些渡輪。最後一個傍晚,船 會在奉節停一個晚上,待天明才進入凶險水急的峽區。 每到要停靠的縣市,只見數以十計的挑夫排著隊,形成一條人鏈似的將船上 卸下的貨物挑上二、三百級的石梯,挑運到市內。當地生活之艱辛,可想而 見。當時我在涪陵、萬縣及奉節,均有下船一遊。那時這些縣市仍保持一份 頗原始樸素的人情風貌。沿級而上的街道、簡陋的建築、吊腳樓、地道的食 品,叫人難忘。現在,這些都成為歷史陳跡了。Everything becomes a lost heritage. 三峽的氣勢真也懾人,尤其是瞿塘峡與巫峽一段。三峽全長約 130 公里,每 次遊經三峽,我都會坐在甲板上貪婪地觀賞兩岸的風光。沿峽而下,既有壯 闊的灘面亦有高懸的危崖峭壁,叫我怎能錯過這些近乎絕世的景色。通常渡 輪會在早上 9 時許開始進入瞿塘峽,在整個三峽區內會停留一或兩個小鎮作 點客貨上落,到下午 3、4 時過葛州壩,傍晚到宜昌。 稍停宜昌後渡輪繼續開出,進入江漢大平原。到了這里,才知道中國土地的 廣闊。渡輪在這段長江行了大半天,看到的也只是碧綠連綿,如一個大漢子 Read More …

20170820 人的思維型格及哲者的特質

哲者的特質 現代人的思維特性,以我簡易的認知作個分類,大致可分為以下數個基本類 型,分別為:  慣於商業思考型格  慣於科學/羅輯思維型格  慣於機械式思維的型格  哲理思維較重的型格  藝術觸覺較重的型格  理想主義型格  犬儒執著的思維型格  覺性敏銳型格 (不一定帶世俗宗教味濃形式的)  思想平淡隨和型格  自我主義型格  利害相依、為利是圖、見風駛艃型格  小人物 (小男人/小公主) 型格  普羅大眾型格  當然,還有多方組成多元兼備的型格,視乎其分佈比重多寡。 形成這些思維/性情型格的背景,亦與個人發展帶上某程度的關係,如家庭背 景、教育程度、師承、朋輩、投身的工作、生命閱歷、自覺悟性,甚至是際 遇有關,不易妄下定論。這裡我對哲理思考型格的人的性情特別感興趣,我 試將這類型格的人物其特性,用我的理解歸納如下,以供參考: – 不太重視名利 Read More …

201708 Some writing during a trip to Spain

这數天從马德里南下约 450 公里,到了 Granada, 这是个有近一千年歷史的山城,里面有回教/亞 拉伯区,吉卜賽区及屬於天主教的舊城区。山上还有建於 16 世紀的皇宮和修道院。 我在这里只有 2 天时间,只能集中看那舊城及亞拉伯区。在舊城区我看了 3 间教堂,我相信这是 我多年欧遊中所見其中最美麗的。在亞拉伯区我也与一间酒店的主人作了点訪談,這酒店是间歷 史保育个案的建築,內裏有兩幅分別是 8 百年及 3 百年前留下的圍牆结構,保留成為酒店建築的 一部分。对我有一科在大學主講有關国际歷史建築保護活化的通識科,这是个難得的案例。其他 所見他們对历史建築的保育与應用,確實精彩,令我眼界大开。 在行程中我也与多位有趣的人物交談,其中一位是來自意大利的導遊工作者,她在街上以為我是 个潛在的顧客,生意做不成,但她也与我談了十多分鐘。她說意大利就業不易,跑到这裏找了这 份工作 ,說收入环境也算好。 也有一位來自西班牙山区的姑娘,也來了这裏工作,她說在家乡找工作不易,到这裏來做餐館, 收入一千多小小(欧罗),也算不錯了。 行程中在吉卜賽区也遇到一个印度学者,他說想尋一下根,原來吉卜賽是 15 世紀从印度流徙到欧 州來”的。 最後一位就是剛才說的那位古迹酒店店主,他來自摩洛哥; 摩洛哥以往是西班牙屬土,所以他懂得 西班牙話,他也是個建築科學生,他家族成員都是建築師。我也与他談了半小時,順帶細看由他 設計的古迹酒店。 我在西班牙遊歷了三個城市,分別是馬德里、Granada, Sevilla 及一個名為 Ronda 的山城。城市軟 Read More …

20170713 香港幸運的一代人

香港幸運的一代人 近這三、五年來,我開始感到生活在香港我們這一代人,幾乎是有人類歷史 以來,是最幸運的一代。支持我看法有下述的理由: 一、 自戰後的 70 多年間,戰爭的慘痛或政治的動盪,我們從未有嚐過,其 間香港亦從沒有發生過重大的社會或經濟危機,導致生活與生命受到嚴 重威脅。反之,機遇卻往往有意無意間到臨,使香港絕處逢生,生機處 處。 二、 戰後數十年來,在發達先進的國際領域中大致都在一個昇平的狀態,社 會與經濟整體朝一個上升的軌跡,人人分享到進步的成果,香港自然不 會是例外。(其他第三世界、非洲、中東、中亞,甚至是東歐等某些國 家的慘況,不提也罷。) 三、 我們正生長於人類歷史發展與轉化的關鍵時段。五、六○年代舊 的充滿純善氣氛的傳統社會,我們也算有機會經歷過;七、八○年代 間,國際社會風雲際會,生活每一個層面都起了急劇的變化,我們都 適應過來。千禧年過後,高科技以至是資訊智能社會的到臨,人類似 乎剛開始了一個屬於未來的世界,社會定然引起史無前例天翻地覆的 轉變;如無特別事故,我們應也能看到這人類科技史的一次革命性的 騰昇。這一切只發生在五、六十年間,我們正身在其中,目睹、見證, 甚至參與了這個歷程,也分享了內裏的成果。 四、 我們這一代生於五、六○年代之人士,人數約有五、六十萬吧。尤其是 有幸受過一定程度教育的一群,我們可說是學貫中西,對中國傳統文化 歷史,或對西方意識價值、科技文明,都有一定的涉獵,成為不同文化 板塊間的一道橋樑,我們攜帶著兩道厚重而差異卻極大的中西文化於一 身。這在世上不是很多人有這個機遇的。 五、 因這五、六十年間世界變化之大,橫跨之廣闊,建設之豐盛,我們這代 人的閱歷與識見,令我們承載著非比尋常的知識與經驗,既可駁古通今, 亦可中西融匯,成為難得的有能力識見之人,跳離籠中鳥、井底蛙之云 云眾生。 六、 香港也是個國際社會,無論是因工作或其他事務,很多人生活上時常需 要「週遊烈國」,世界視野廣闊。這與很多國家而言,實難與香港的機 遇與自由度相比。 以上談的都是我們一代的普遍遭遇,大致是幸福和正面的。未來的社會因種 Read More …